靶向治疗、免疫治疗和化疗:乳腺癌治疗有哪些新进展?

简体中文
Share
Print
纪念斯隆凯特琳肿瘤内科医生 Komal Jhaveri

肿瘤内科医生 Komal Jhaveri 表示,SABCS 会上报告多种联合疗法均显示出令人鼓舞的结果。

12 月 8-11 日举行的 2020 年圣安东尼奥乳腺癌研讨会 (SABCS) 上展示了纪念斯隆凯特琳肿瘤内科医生 Komal Jhaveri 参与的多项研究。 今天,Jhaveri 医生将在此与大家分享她对乳腺癌治疗和研究中一些重要趋势的观点。

在今年的 SABCS 上,乳腺癌靶向治疗的重要趋势是什么?

也许最令人鼓舞的趋势是出现了大量的联合疗法用于治疗内分泌抵抗性乳腺癌。 大多数乳腺癌为雌激素受体 (ER) 阳性,这表示癌症细胞携带一种受体,因此雌激素能够促进其生长。 我们有药物可以通过阻止雌激素附着在这些细胞上或者通过完全阻止雌激素的产生来切断对癌细胞的供应,从而阻止或减缓乳腺癌的生长。

然而,当癌症发生扩散(转移)后,通常会对这些药物产生耐药性。 在过去的十年中,我们通过将激素治疗与靶向治疗相结合,成功地增加了其他药物来抵御这种耐药性。 这些互补药物的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 CDK4/6 抑制剂。 这些药物能够阻断对细胞分裂非常重要的酶。 CDK4/6 抑制剂真正地改变了转移性 ER 阳性乳腺癌患者的治疗前景,目前显示早期迹象表明其可以成功用于疾病的早期阶段(此时乳腺癌可以实现治愈)。 但这类药物也会出现耐药性或者在一开始就没有效果。 因此,我们现在重点关注 CDK4/6 抑制剂如何产生耐药性

Breast Cancer
Breast cancer is divided into two categories: invasive breast cancer and noninvasive breast cancer. Learn more about how breast cancer is diagnosed and treated.

在 MSK 斯隆,我们可以使用 MSK-IMPACTTM 对所有的乳腺肿瘤进行检测,它可以检测超过 500 个基因的改变和其他关键的变化。 其中一些改变非常罕见,而其他的则更为常见。 无论如何,这一检测帮助我们对内分泌治疗的耐药性有了更多的了解,进而使我们能够将这些改变与最佳靶向治疗相匹配。 这些改变的其中一个例子是 ERBB2 基因突变,通常见于 7-8% 的转移性 ER 阳性乳腺癌中。 该基因突变可用一种被称为来那替尼 (Nerlynx®) 的药物进行靶向治疗,我们在本次会议上展示了来那替尼与氟维司群(一种 ER 抑制剂)和曲妥珠单抗(一种抗 HER2 抗体)三联组合的令人鼓舞的药物疗效。

我们在 SABCS 上进行了几项报告,介绍了针对 ER 阳性患者的其他三联疗法,其中包括针对携带 PIK3CA 突变的 PI3K 抑制剂以及针对 FGFR 基因扩增的 FGFR 抑制剂两种药物。 例如,我们报告了一项正在进行的检验氟维司群(一种 ER 抑制剂)、帕博西尼(一种 CDK4/6 抑制剂)和 GDC-0077(一种 PI3K 抑制剂)联合用药的 I 期临床试验的结果。 值得注意的是,结果令人鼓舞,一项测试这种组合的 III 期试验目前正在招募 ER 阳性且携带 PIK3CA 突变的一线转移患者。

随着我们对不同基因组改变有更多的了解,我们可以对众多有效的疗法进行更精准的匹配,以改善内分泌抵抗乳腺癌患者的结局。 在每年的 SABCS 和其他会议上,我们都能看到越来越多的联合疗法的结果。

返回到頂部

是否有任何免疫疗法进展在乳腺癌中显示出良好的前景?

在 MSK 斯隆和其他地方开展的试验正在测试一种被称为检查点抑制剂的免疫治疗药物与化疗联合的疗法。 两种检查点抑制剂——阿特珠单抗和帕博利珠单抗——已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加速批准,与化疗联合用于某些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患者。 这些患者是指 PD-L1 阳性肿瘤的患者。 PD-L1 是一种蛋白质,它有助于防止免疫细胞攻击体内正常的、并不威胁生命的细胞,但它也能阻止免疫细胞攻击癌细胞。约 40% 的三阴性肿瘤表现为 PD-L1 阳性。阻断 PD-L1 蛋白能够增强抗癌治疗的疗效。三阴性乳腺癌在过去很难进行治疗,因为靶向雌激素、孕激素或 HER2 受体的药物对其没有效果。

检查点抑制剂通过释放免疫系统自然携带的类似刹车一样的功能来发挥其作用,使被称为 T 细胞的免疫细胞识别并攻击肿瘤。

在支持该加速批准的 III 期试验中,对帕博利珠单抗与几种化疗药的联合用药进行了评估。 会议上展示的结果证实,无论联合何种化疗药物,均观察到获益。 这就代表着 PD-L1 阳性肿瘤患者可以有不同的治疗选择。

返回到頂部

如今化疗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一直以来,化疗被常规用于乳腺癌治疗。 一些更为有趣的研究试图确定,根据患者肿瘤的具体特征,哪些患者可以不必接受化疗。 这被称为治疗的降级。 MSK 斯隆参与了一项名为 TAILORx 的大型临床试验,该试验旨在检测早期乳腺癌女性患者复发风险相关的基因是否可用于为患者指定最佳治疗 - 例如,仅接受内分泌治疗或接受内分泌治疗联合化疗。 2018 年,该试验的结果表明,患有低至中危乳腺癌的绝经后女性可能并不需要接受化疗。

该试验对疾病没有扩散到腋窝淋巴结的女性患者进行研究,这些患者肿瘤的基因组成表明她们出现癌症复发的风险可能性较低。 我们现在正在寻求方法以确定能否让更多的女性患者安全地避开化疗,即使癌症已经扩散到少量淋巴结(最多三个淋巴结)。 会议上展示的数据表明,对于绝经后女性患者,如果其基因组风险为低到中等,她们可以不接受化疗。 这一点将对如今的患者产生重大的影响。

随着我们对不同基因组改变有更多的了解,我们可以对众多有效的疗法进行更精准的匹配,以改善内分泌抵抗乳腺癌患者的结局。
Komal Jhaveri medical oncologist

此外,过去一年的一大进展是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了 trastuzumab deruxtecan,这是一种被称为抗体药物偶联物的药物,用于治疗 HER2 阳性的侵袭性乳腺癌亚型。 抗体偶联物由两部分组成——靶向癌细胞的抗体和附着在上面的化疗药物——它们共同作用杀死癌细胞。 这种特殊药物称为 trastuzumab deruxtecan。

会上,MSK 斯隆展示了支持 trastuzumab deruxtecan 于 2019 年 12 月加速批准的临床试验的更新数据。 该药获批用于既往接受过两种或两种以上基于抗 HER2 治疗方案治疗的转移性 HER2 阳性乳腺癌患者。 约 20% 的乳腺癌为 HER2 阳性类型,这些癌症往往具有较高的侵袭性。

由于大多数 HER2 阳性肿瘤最终会对药物产生耐药,并开始复发,因此 trastuzumab deruxtecan 的获批是一个重大的进展。 激励人心的是,随着批准后我们逐渐获得更多的数据,其结果更加令人鼓舞。

返回到頂部

该领域的研究进展如此之快,在 MSK 斯隆接受乳腺癌治疗有哪些优势?

我们拥有目前所有有效的手段,能够为每位患者提供最佳的个性化医疗照护。 我们可以进行基因测序,除了了解哪些突变通过遗传获得,还可以确定肿瘤中存在哪些突变,从而为患者定制最佳的治疗方案。 在很多情况下,测序结果表明,患者有资格参与我们提供的大量临床试验之一。 MSK 斯隆一直致力于参与乳腺癌研究,帮助推进该领域的发展。 每项新的研究都为我们提供了宝贵的信息,从而使乳腺癌治疗实现更佳的效果。

返回到頂部